《御赐小仵作》萧瑾瑜为什么吐血

 

楚楚肯定地告诉萧瑾瑜,他手上所拿的就是杀死太监的凶器。但是死者的死法,很是奇怪,一般凶手杀人都是选择攻击头部,但是死者身上的伤痕都是又细又长,唯一的致命伤却是由下往上,这说明凶手和死者都是练家子。凶手不是不想攻击头部,而是不能。楚楚和萧瑾瑜又模拟起案发现场,根据伤口,推测出死者和凶手相距两尺有余,凶手高度似与孩童一般高,但孩子没有这么大的力量,那么凶手就只能是站不起来的人,很有可能就是巫医大叔。萧瑾瑜询问楚楚,宅子何时开始闹鬼,楚河告诉萧瑾瑜,是他和楚平帮巫屋大叔砌起院墙之后,当时,他们心里还挺过意不去。萧瑾瑜断定尸体是巫医大叔刻意保留,想要做为证据。萧瑾瑜嘱咐,不可将这些事情外泄,尤其是楚河,更要管好自己的嘴。楚河带着萧瑾瑜将尸体放入一副放了好多年,没有人要的棺材内。萧瑾瑜吩咐侍卫好好看管。

楚河回到家,没把好自己的口风,向楚平透露了夜探鬼屋发现尸身的事。楚河不知道萧瑾瑜的路数,觉得自己是关岭县的仵作,应该站到县令这边。楚平警告楚河不能乱来,明日他上县衙探探口风。楚河还告诉楚平,萧瑾瑜要亲自查探楚楚身世,出主意说自己把楚楚带走。楚平骂楚河蠢,这时候带走楚楚,岂不是明摆着告诉人家有问题。

萧瑾瑜向楚楚道出石头坠子是父亲与母亲的定情信物,希望楚楚向他透露手上坠子的来路。楚楚看着萧瑾瑜交给她的坠子,果然和自己的一模一样。楚楚认为萧瑾瑜根本没有所谓的第二次考试,一切都只是为了得到坠子的消息,才一直留着她。楚楚既失望又委屈,生气地推开萧瑾瑜,夺门而出。

冷月见景翊忙了一宿,给景翊送来早点。景翊有些受宠若惊,冷月今天居然对他这么好,愉快地吃起了早点。景翊边吃边看卷宗,冷月拦他,景翊不仅不收敛,反而更加来劲。冷月气得要去找萧瑾瑜告状。就在这时,景翊发现卷宗上的有用线索,忙拦住冷月。

秦鸾奉圣旨前来祭拜驸马,刚要吩咐小太监摆上祭品,就被西平公主一鞭子甩在地上拦住脚步。秦鸾假意向西平公主为当年未能带回驸马之事道歉。西平公主斥秦鸾不配让她怨恨。秦鸾口风一转,说起萧瑾瑜轻车简从去西北,那里匪患丛生,恐有不测。西平公主警告秦鸾,如敢动萧瑾瑜一根头发,定让秦鸾不得好死。秦鸾问西平公主,萧瑾瑜离京一月有余,没有向她报个平安吗?不等西平公主回答,薛汝成也奉旨前来祭拜驸马。薛汝成问秦鸾,圣上既然已派秦鸾前来祭拜,为何又将同一差事派给他?秦鸾説许是圣上忘了,就匆忙领着太监们回宫。

回到宫中的秦鸾,大发雷霆,觉得受了薛汝成的奇耻大辱。秦鸾对许如归办事不力,没能杀了萧瑾瑜带回楚楚的事很生气。孙明德赶紧向秦鸾汇报,许如归已有新的刺杀计划,这回保证一击必杀。孙明德这话终于让秦鸾稍微松了一口气,不再激动。

景翊找到卷宗上的线索,前来向萧瑾瑜汇报。原来楚楚竟是楚平替一女子入殓时,捡来的弃婴。萧瑾瑜找到楚平,拿出卷宗,单刀直入地请楚平回想当时给许氏收尸的情况。楚平告诉萧瑾瑜,当时许氏已有八月有余的身孕。萧瑾瑜又问楚平许氏腹中胎儿去向,楚家人脸上皆是一脸惊慌。萧瑾瑜直言楚楚就是许氏腹中的胎儿,民间俗称的“棺材子“。楚楚在门外听到了一切,楚爷爷见楚楚已大,不再隐瞒楚楚的身世。楚平详细述説救下楚楚,将楚楚留在楚家养大的经过。楚家人跪下求萧瑾瑜不要降罪楚楚。楚楚认为萧瑾瑜都是为了那块石头坠子,才将这些案件翻出来,哭着求萧瑾瑜不要为难楚家人,有事都冲她来。萧瑾瑜见楚楚这么不相信他,急怒攻心,吐出一大口血,倒下了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QQ:7384656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