建安七子中喜欢驴叫的是谁

 

《世说新语》中有个很著名的典故,世人称之为“驴鸣送葬”。王仲宣好驴鸣。既葬,文帝临其丧,顾语同游曰:“王好驴鸣,可各作一声以送之。”赴客皆一作驴鸣。

其大意为,王仲宣(王粲)生前喜欢听驴叫。他病逝后,魏文帝曹丕参加葬礼,回头对参加葬礼的人们说:“王仲宣喜欢听驴叫,各人应该学一声驴叫来送他。”于是来吊丧的人们,一一学一声驴叫。

“驴鸣送葬”尽显曹丕和王粲的深厚友谊,还展现曹丕不拘一格敢于破常规和很有人情味的另一面。通常音痴唱歌之时,旁人称之为“像一头驴在叫”,由此断定驴叫肯定不是很动听的旋律,那么有人好奇,大才子王粲为什么偏偏喜欢听驴叫?下面逐步了解一下。

才华横溢

王粲山阳高平(今山东微山)人,荆州牧刘表老乡,其祖父司空王畅为刘表的老师,曾祖父王恭官至太尉,父亲王谦为大将军何进长史。王粲既是货真价实的名门望族子弟,又是建安七子中最有才华的人,与才高八斗的曹植并称为“曹王”。

年少的王粲因才华横溢,十七岁就经司徒王允推荐,被皇帝征召为黄门侍郎,但当时长安局势不安而没有赴任。古时候,数年龄都按虚岁,不像现在都数周岁,虚岁十七岁按现在就是刚进入高中的高一学生,未到成年的大孩子,却让他担任皇帝侍从,做传达诏命的重要事情,不言而喻其才华绝对出类拔萃。

蔡邕是东汉末年,在文学、书法、经学、音乐方面样样精通,集于一身的大咖,可谓东汉末年第一大名士,故此经常家门前车马盈门、家里宾朋满座。如此名闻天下的大咖,听闻年少的王粲登门拜访之后,“倒屣迎之”。

大名士蔡邕不顾自己脸面,倒穿鞋子出门迎接少年,还在满座的宾客面前郑重地宣布“此王公孙也,有异才,吾不如也。吾家书籍文章,尽当与之。”

对于文人来说,书籍如同“掌上明珠”,一般不会割舍与人,当时纸张还未普及(虽公元105年,蔡伦发明造纸术),更加显珍贵,蔡邕果真不食言,送王粲万卷书。古代人只有对那些特别欣赏的人,才给与自己“掌上明珠”,嫁女或者送书籍,如曹操曾想嫁女于周不疑。

蔡邕有书近万卷,末年载数车与粲。《博物记》

王粲有过目不忘本领,令人赞叹不已。有次,他与友人行走中发现路旁古碑就地朗读,或许朋友早闻王粲具有超强记忆本领,为辨别真伪,让王粲转身背诵碑文,结果背得一字不差。

另外,有次王粲观别人下围棋时,有人不小心碰乱棋子,在旁的王粲就地帮人家重新摆好棋子。下棋的人不可思议,觉得是侥幸成功,于是用手帕盖住棋盘,拿来另外一个棋盘,让王粲重摆,结果让人瞠目结舌,一道误差也没有。

王粲擅长写文章,一挥而就,从来不必修改,故此人们常误会他事前写好;人们煞费苦心、反复精心构思,撰写的文章也无法超越其文章,王粲一生撰写诗、赋、论、议近六十篇。

博闻强识、满腹经纶、才华横溢的年轻王粲,应该锦绣前程,仕途一帆风顺,然而事实绝非如此,想象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,世事本来没有想象中完美。

怀才不遇

初平四年(193),十七岁王粲跟族兄王凯一同避难至荆州,投奔家族故交荆州牧刘表,本来刘表把女儿想嫁给王粲,但见面王家俩兄弟之后,马上改变主意招王凯为女婿。

其貌不扬,身体孱弱,还不拘小节的王粲,怎能入笃信中庸之道的刘表法眼,不但没有成为刘表的乘龙快婿,刘表还在事业上也不重用才华横溢的王粲。

王粲在荆州一待就是十几年(公元208年,归附曹操),最美好、最年富力强的时光就在怀才不遇的郁闷中度过,期间其撰写的《登楼赋》中也窥见一斑。

文章中写到,“冀王道之一平兮,假高衢而骋力。惧匏瓜之徒悬兮,畏井渫之莫食。”期望王道平易,在太平盛世施展自己的才能。担心像葫芦瓢一样徒然挂着不被任用,害怕清澈的井水无人饮用。

文章末尾还写到,“心凄怆以感发兮,意忉怛而憯恻。循阶除而下降兮,气交愤于胸臆。夜参半而不寐兮,怅盘桓以反侧。”心情凄凉悲怆而且感伤,心中也充满忧伤和悲痛。于是沿着台阶走下楼来,心中却气愤难平。一直到半夜还不能入睡,惆怅徘徊翻来覆去睡不着。

文章抒发作者王粲,自己在荆州未能被刘表重用,不能施展闻名于世的才华而感到郁闷、悲伤甚至愤愤不平的心情,但是金子总会发光,只是时机未到而已。

发泄途径

通常人要把心中郁闷情绪发泄出来才行,不然积忧成疾,从而造成身体上伤害,甚至会丢失性命。发泄情绪的方法,一千个人有一千种,有的人玩命购物、有的人大哭一场、有的人使劲喝酒,酩酊大醉、有的人拼命运动等等。

郁闷至极的王粲,毕竟也是凡夫俗子,他也需要发泄情绪。王粲既不是“酒鬼”又不是“剁手党”,所以肯定另有发泄情绪途径。

故此,大胆推测,王粲是到荆州之后,喜欢听驴叫声,还学驴叫声,发泄郁闷情绪。为何这么说呢?其一,大家有没有听过“嗯昂,嗯昂”的驴叫声,它虽然不怎么动听,但其响亮的声音能让人立马提神儿。

其二,驴叫之时,它是用尽全身之力,使肚子明显地一涨一瘪,人学驴叫就是深吸气,快速吐气的过程,连续重复几次,感觉心里很舒畅,精神倍爽。

总结

建安十三年(208),归附曹操之后,千里马王粲终于碰到伯乐曹操而大受重用,其官至侍中,封为关内侯,建安七子中唯一被封侯的人,与曹丕、曹植关系也甚好,总算没有浪费王粲满肚子墨水。

王粲随曹操南征孙权失败之后,建安二十二年(217)正月,返回邺城中途病逝,享年四十一岁。魏王世子兼副丞相曹丕,即国家级领导亲自主持王粲的追悼会,足以说明王粲在曹魏政权的地位及威望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QQ:7384656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