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上刘贺的子女都有谁?

 

刘贺的祖父是雄才大略的汉武帝刘彻。他的祖母就是汉武帝特别宠爱的中山(今河北定州)美女李夫人。史载李夫人“妙丽善舞”,曾被其兄音乐家李延年称为倾国倾城的“佳人”——“北方有佳人,绝世而独立,一顾倾人城,再顾倾人国。”(《汉书》卷九七上《外戚传上》,北京:中华书局1962年版,第3951页)故虽然“父母及身兄弟及女,皆故倡也”(《史记》卷一二五《佞幸列传》,北京:中华书局1959年版,第3195页),却依然受到武帝的宠爱,并生下刘贺的父亲昌邑王刘髆。除了官任协律都尉的李延年,李夫人还有两个兄弟和姐妹。其中长兄李广利,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贰师将军,曾两次率军攻打大宛,夺得数千匹汗血马而归,被武帝封为海西侯。但他率领七万骑攻打匈奴失败,且与同乡和亲家丞相刘屈氂谋立外甥刘髆为太子事发,最后投降匈奴被灭族。而弟弟李季则可能因为年龄尚小,没有留下做官的记录。在李夫人死后,李季亦因为“奸乱后宫,广利降匈奴”(《汉书》卷九七上《外戚传上》,第3956页),和次兄李延年一起被武帝灭族——“久之,延年弟季与中人乱,出入骄恣。及李夫人卒后,其爱弛,上遂诛延年兄弟宗族。”(《汉书》卷九三《佞幸传》,第3726页)李夫人的姐妹估计也受到了牵连。

稽诸史乘,刘髆有五个异母兄弟和众多姐妹。其中长兄刘据,亦称卫太子,母亲为卫皇后,七岁时被立为太子,后因巫蛊之祸而起兵,战败自杀,被谥为“戾太子”,是刘贺的大伯父。刘据共有三子一女,“及太子败,皆同时遇害”(《汉书》卷六三《武五子传》,第2747页)。其长子刘进,亦名“史皇孙”,乃是宣帝刘询的父亲,也是刘贺的从兄。刘髆二兄齐王刘闳,母亲为王夫人;三兄燕王刘旦、四兄广陵王刘胥,母亲为李姬;三人在元狩六年(公元前117年)四月乙巳被同日封王。刘闳在位八年,“年少,无有子,立,不幸早死,国绝”(《史记》卷六〇《三王世家》褚先生曰,第2115页)。

刘旦因参与上官桀、桑弘羊等人“谋反”最终自杀,被谥为“剌王”,史称“燕王之变”(参见拙著《桑弘羊评传》,南京: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,第248—260页)。“旦立三十八年而诛,国除。”“宣帝即位,封旦两子,庆为新昌侯,贤为安定侯,又立故太子建,是为广阳顷王。”则刘旦共有三个儿子被史书记录,他们也都是刘贺的从兄。而刘胥亦因使女须“祝诅”昭帝与宣帝被治罪,自缢而死,被谥为“厉王”。“立六十四年而诛,国除。”(以上皆见《汉书》卷六三《武五子传》,第2759、2762页)

根据《史记》卷六〇《三王世家》和《汉书》卷六三《武五子传》,并参证《汉书》卷一五下《王子侯表下》,可知刘胥至少有六个儿子和三个女儿,即太子刘霸、朝阳侯刘圣、平曲侯刘曾、南利侯刘宝(后因杀人被夺爵)、南利侯刘昌、少子高密王刘弘、楚王刘延寿王后“弟妇”、刘董訾和刘胡生。他(她)们也都是刘贺的从兄弟和从姐妹。刘髆还有一个六弟——刘弗陵,亦即昭帝,母亲为赵婕妤,无子。至于刘髆的异母姐妹,见诸记载的则有卫长公主(亦称当利公主)、鄂邑盖长公主(按:汉制,皇帝姐妹称“长公主”,其封邑称“汤沐邑”。鄂邑盖长公主,乃昭帝姐姐,因汤沐邑封鄂邑,又嫁给盖侯王充为妻,故名)、诸邑公主、石邑公主、阳石公主和夷安公主,她们都是刘贺的姑妈。

从血缘关系说,姑且不论汉武帝的兄弟姐妹和其他旁系,刘贺共有着四个伯父、一个叔父和许多姑妈,也有着众多从兄弟和从姐妹。但就政治背景而言,刘贺却可谓势单力孤。根据《汉书》卷九七上《外戚传上》,“延年有女弟,上乃召见之,实妙丽善舞。由是得幸,生一男,是为昌邑哀王。李夫人少而蚤卒,上怜闵焉,图画其形于甘泉宫”(《汉书》卷九七上《外戚传上》,第3951页)。可证刘贺的父亲没有同胞兄弟,很可能也没有同胞姐妹。

刘贺也没有同胞兄弟和异母兄弟。汉武帝元朔二年(公元前127年)即开始推行令诸侯王分封余子为列侯的推恩令政策,所谓“至于孝武,以诸侯王畺土过制,或替差失轨,而子弟为匹夫,轻重不想准,于是制诏御史:‘诸侯王或欲推私恩分子弟邑者,令各条上,朕且临定其号名。’自是支庶毕侯矣”(《汉书》卷一五上《王子侯表上》,第427页)。故如果刘贺有同胞兄弟或异母兄弟,按推恩令的规定即应当被封为列侯,或在刘贺被废后继任为王,但史书上却没有相关记录。如《汉书》卷六三《武五子传》:“王(刘贺)受皇帝玺绶,袭尊号。即位二十七日,行淫乱。大将军光与群臣议,白孝昭皇后,废贺归故国,赐汤沐邑二千户,故王家财物皆与贺。及哀王女四人各赐汤沐邑千户。”(《汉书》卷六三《武五子传》,第2765页。按:《汉书》卷六八《霍光传》亦记载太后诏“赐汤沐邑二千户”(第2946页),而《汉书》卷一四《诸侯王表》则记载“予邑三千户”(第420页),“三”当为“二”之误)可见刘贺亦确为刘髆独子,而仅有四个姐妹(很可能是异母姐妹)。

就刘贺的外戚而言,由于被两次灭族,刘髆的母家李氏业已荡然无存。刘贺的母亲更是连名字和传闻都没有记录,可见她并非昌邑王后,而可能是刘髆的一位王姬(《汉书》卷六三《武五子传》,第2768页:“昌邑哀王歌舞者张修等十人,无子,又非姬,但良人,无官名,王薨当罢归。”可证),其家庭也应该没有什么背景。所以在昭帝突然病死后,霍光才会把势单力孤的刘贺作为皇帝的理想人选,以确保自己的专权。但是刘贺却年轻气盛,也缺乏政治经验,很快便显露出夺权迹象,最终被霍光废黜,而酿成个人及其家庭的悲剧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QQ:7384656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